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生动态 >> 本科生活动 >> 正文

春秋读书社第23期读书纪要

发布者:     [发表时间]:2006-10-14     [来源]:     [浏览次数]:

时间:2005年11月11日晚7点

地点:1204

主题:《在中国发现历史》

主持人:王传武

主题发言:刘俊峰 李里

点评:罗福惠老师

记录:金东

主题发言部分

《在中国发现历史》主题发言之一

刘俊峰

《在中国发现历史》一书由美国历史学家柯文所著,这本书主要针对美国研究中国历史的学者在研究中国历史过程中存在的西方中心观的问题而创作的。同时也指出部分中国史家在很大程度上一直依靠西方借鉴来的词汇、概念和分析框架来研究中国历史。作者着重批判了三种以西方中心观为取向的研究框架,“冲击——回应”框架、“传统——近代”框架和“帝国主义”模式。

通过对这三种研究模式的批判。作者提出了以中国中心观为研究取向的方法,他主要提出了四点:

1、 从置于中国史境中的中国问题着手研究;

2、 在面临这个不可理解的难题时把中国从空间上分解为较小的、较易于掌握的单位;

3、 把中国社会视为按若干不同层次组合的等级结构;

4、 接受其他学科的研究方法与技巧,并认真应用于历史研究之中。

作者倡导的以中国中心观为研究取向的方法,在中国取得了巨大的反响,他为中国历史研究开创了一个新视角和新领域。人们更多地从中国史境出发研究中国历史,在区域史等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尽管用这种视角研究中国历史的成绩是显著的,但它也存在这一些问题,我们运用它时也存在一定的误区。

一、“冲击——回应”框架、“传统——近代”框架和“帝国主义”模式。是否已经过时,我们在研究中国历史的过程中是否还可以运用这些分析框架。

我认为,柯文对这三种研究模式的批判,对纠正这三种研究模式存在的问题很有必要、也很准确,但批判不等与否定,也并不是说它们对历史的诠释没有说服力了。

我在这里主要谈谈我对“冲击——回应”框架,也就是“冲击——反应”模式的一些看法。我认为“冲击——反应”模式对中国近代史仍然具有诠释力,在中国中心观的冲击下它不仅没有过失,反而更具有说服力。

中国中心观是对“冲击——反应”模式的有益补充。以往我们用“冲击——反应”模式分析中国历史都比较粗线条、比较抽象,中国对西方的反应也常常限制在对外来技术观念体制文化的引进。这种分析方式我们不能够说它不对,但它显然有很大的不足。而中国中心观恰恰可以弥补这个不足,它使我们的眼光更加向下,对中国具体问题分析更加细致。这样一来,对我们理解在西方的冲击下,中国哪些方面、哪些地区、哪些行业发生了变化,中国没有变化或变化不大的方面、地区、行业是哪些,为什么会发生变化、为什么这样而不是那样发生变化,西方采用了哪些侵略方式,为什么会采用这样而不是那样的手段等等一系列问题随之而来,我们的视野也更加开阔,我们的研究必将更加贴近历史真实。

“冲击——反应”模式的视角比中国中心观更加开阔。“冲击——反应”模式是站在“中西互动”的角度分析中国近代历史的。

二、中国史学界是否就如柯文批判的那样,以及我们自己也赞同的中国史家

没能够做到从中国史境出发呢?我认为并不是这样。中国历史学者应该天然地站在中国的角度分析历史。我们应该是要尽量的克服仅仅站在局中人的视角去看问题。

具体到中国的近代史研究,我们是在有意克服西方中西观的研究取向。在近代史中的“两个过程”论显然带有西方中心取向,而我们提出的“三大高潮”说就是从中国历史出发,并带有修正上述观点的倾向。

柯文提出的中国中心观以及他对“冲击——回应”框架、“传统——近代”框架和“帝国主义”模式这三种研究模式的批判主要是针对西方学者的,是让他们抛弃以往研究中国历史的偏见和预设前提。

三,我们应该如何对待“中国中心观”?

中国中心观是有缺陷的,我们不能够迷信他。柯文本人也承认中国中心趋向研究中国历史在有些方面是不能够解释问题的。中国中心观带来的另外一个严重问题是我们研究中国历史时选题越来越狭小,问题细化,缺少整体分析。

中国中心观与西方中心观有同样的逻辑错误。处理两者不应该对立而是要互补。

我们应该有更宽广的视野,站在全球的视野是也是一种研究视角?

《在中国发现历史》主题发言之二

李里

这个发言主要是就《在中国发现历史》这本书出现的背景及影响进行简要概述。希望通过这段概述,听众能对这本书的观点有一个大概轮廓。

一. 战后美国的中国研究兴起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的中国学研究取代了传统的欧洲汉学研究,成为新兴的海外中国研究中心。如果说欧洲汉学关注的是中国古典文学,艺术,思想文化的话,那么美国的中国学研究一开始就只关注一个问题:近代中国的变迁。美国的中国学研究一开始就带有多学科交叉的特点。

在美国第一代汉学大师费正清,列文森,芮玛丽等人的引领下,美国汉学非常注意吸收现代社会理论。费正清还特地请来美国功能主义学派社会学大师帕森斯进行授课,可见一斑。

二. 七十年代的反思七十年代,美国的中国学研究的主流范式受到质疑,许多原来认为是客观的理论方法,因被怀疑有西方中心主义遭到了批判。柯文的这本《在中国发现历史》就是出现在这种背景之下。

大体而言,柯文把美国的中国研究主流范式归纳为三种模式,一一进行批判:

1. 冲击-反应模式 强调近代中国变革的动力来自西方外力,只考虑西方对中国的单向影响。认为没有西方冲击,中国不会发生变革。

2. 传统-现代模式 即现代化模式。与冲击-反应模式相关,它将中国与西方的差异建构为时代上的差异。将西方道路视为普遍道路,中国在这道路上是停滞的,一成不变的,西方则是进步的,充满活力的。更秉承亚当。斯密,黑格尔,将其看作文化本质。

3. 帝国主义矛盾 产生于越战,对美国的中国研究产生一些影响,认为帝国主义(西方外力)对中国产生破坏,造成中国落后。虽然强调了西方的破坏作用,但依旧没有注意中国内部得变化。

在此批判的基础上,柯文提出“中国中心观”,根据林同奇归纳为三点:

1. 关注中国内部社会结构及其变迁,比如人口,漕运,会党,基层社会问题。

2. 认为近代中国的变革动力来自于中国社会内部,而不是来自西方外力。

3. 提倡文化人类学的“移情”方法,从当事人视角看待历史,认为如此更加人性化,更接近真实。这是针对第一代汉学家不加批判地运动概念化研究的现象。

柯文的“中国中心观”在当时产生很大影响,推进了研究转向。过去宏大的,关注沿海口岸的,突出与外国人,外国团体关系密切的研究逐渐边缘化,区域性的,内地的,关注中国内部社会结构的研究中心化。值得注意的是,许多学者致力于打通明清史与中国近代史。

三. 九十年代的新问题

进入九十年代,可以说西方中心主义的问题已经不突出,随着研究深化而产生的新问题又对“中国中心观”提出各种不同意见。我大致归纳为以下五种意见:

1.“局外人优势” 林同奇针对柯文提倡的“内部视角”,提出局外人有时可以看到局内人看不到的问题,而且“内部视角”同样未必客观。

2.区域化研究是不是会导致历史的碎化 相对第一代汉学大师的中国-西方“文化本质论”,现在关注中国社会内部的区域研究很细致,但是综合不足,历史的主流脉络不明显。

3.怎样看待外力影响 无论如何,近代中国受到外国影响很大,尤其19-20世纪,忽略外力,是否客观?现在提倡“世界体系”理论的学者提出把中国放在全球视野中分析,而不是孤立看待中国的变化。

4.潜在中国中心论中的西方中心论 柯文自己很担心,现在一些学者过分希望在中国发现西方也有的结构,因素,用“你有我也有”心态拔高中国地位。但实际上仍以西方社会为标准来看待中国社会。

5.民族国家的局限 受后现代主义影响较深的杜赞奇提出民族国家概念的局限性,认为柯文的“中国中心观”预设了一个作为整体的“中国”,忽视了其内部的差异性。

自由讨论部分

黄永昌:中国中心观应当放在更广阔视野中考察,并以《白银资本》一书进行进一步阐述。

王传武:中国中心观和其他三种模式的对比实际上反映的是历史与文化的对比;划分阶段的两难;局内人与局外人的张力。

匡丹丹:对模式的内化导致自身思想的僵化,提出逆向思维,反观自己的观点。

王制军:将中国中心观与朝鲜战争联系在一起,进行阐述。

黄永昌:用茶叶、马铃薯的中西贸易反思中国中心观。

冯伟:寻求历史的真相不用固定一种模式,应多种模式综合运用。

社会学系本科生:探讨了社会理论与民族情结的关系。

王传武:纠正实践理论的误用。

匡丹丹:我们所做的只是诠释,如何潜移默化地引导人们还不足。认为历史普及不够。

贾全全:各种模式都应借鉴。问题:冲击有没有一个度,程度如何?

刘宗灵:各种模式都有终极意义的关怀。注意历史的社会意义和经世致用。注重一种普遍性的价

值观。

社会学系本科生:不能一概而用现代化作为标准。

林磊:提倡用多元的视角看问题,提出中国中国中心观的使用范围。

罗老师点评:

1. 关于历史的作用:历史是一个民族的根本,在日用而不知。

2. 范式问题:美国人花样多,其活力正在于此,各模式都有自身突破的作用。而我们的研

究在这一点上还存在不足。

3. 既要注意宏观之学,又要注意微观之学,以太平天国为例进行了深入细微的评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