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生动态 >> 本科生活动 >> 正文

春秋读书社第24期读书纪要

发布者:     [发表时间]:2006-10-14     [来源]:     [浏览次数]:

主题:葛兆光《中国思想史》

时间:2005年11月19号

地点:历史文化学院文献所教研室

主持人:王传武

主题发言人:张琼余渊明

点评老师:刘固盛教授

关于葛兆光的中国思想史

(主题发言之一)

张琼

我们今天在这里讨论他的思想史大概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则葛书的出版的确是在学术界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在座诸位都拜读了他的著作。二则这部书之中存在了一些值得深思的问题,我们需要明辩。用葛兆光自己的话来说他写这本思想史乃是因为对过去的思想史写作的不甚满意,他要重写一部中国思想史。既是重写,必然要求出新。

我读了这部书后觉得它有三大突出特点,第一,它的编排体例不同于以往的思想史,在过去的思想史写作中往往是以时间为轴,以王朝为切面,缀以少数精英思想家及其流派于其中。葛兆光认为这样的写法只能反映精英思想家的思想变革,并不能完全反映当时代的社会观念,尤其是在缺少精英思想家的时代,这时候的社会意识由于没有一个承载体而被忽视遗忘了。所以他本着“明辩,解释中国人的思维体系如何从古代到现代被建构起来”这一写作宗旨,提出从长时段来看古代思想的发展脉络。因此他把自己的书分为七世纪以前的中国思想和七世纪以后的中国思想两个部分,在整个写作中没有做明确的王朝划分,全以思想本身的发展脉络为主,采用专题论述的形式进行探讨,以突出思想发展的承接性与整体性。第二,对于思想史资料的选择,葛兆光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他在本书的导论中非常详细的探讨了“什么可以作为思想史的资料”这一问题。作为思想史写作的专家他的这一提法是有针对性的,过去的思想史写作并没有自己明确的内涵和外延,以至于常常和哲学史、学术史相混淆。甚至有时候哲学史著作也被当成思想史来看,比如冯友兰的《中国哲学史》等。葛兆光要重写中国思想史势必要打破这种局面,他在这部著作中大胆的引用了“一般的知识,思想,和信仰”这个概念,这个概念作为与精英思想相区别的普遍的为受教育者所熟知的当时的一般思想背景,葛兆光把他表述为某时期的社会思想状况的平均植。借用这个概念他试图在这部思想史中将中国思想发展的源起,大的背景,主题脉络,上下层联系,整体局面阐释清楚。第三,在写作方法上,葛兆光借用了现代西方学术界的研究范式来解释中国思想中的问题,尤其是福科《知识考古学》中的权利,话语,次序等方法,阐述了他眼中的中国思想史,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整本书由于这些新方法的引入显得非常活泼,可读性很强,也带给读者以强烈的思想冲击力。

我们说任何一部著作不可能没有缺陷,尤其是葛兆光先生以一己之力完成这样119万字的巨著,其不足之处在所难免。有人就指出,葛兆光重写思想史的目的是要规范思想史写作的基本内容和框架,但是综观整部书并没有把他自己提出来的思想史写作的规范问题弄清楚。反而由于所谓的“一般的知识、思想和信仰”概念的引入使得思想史的内容更加含混,写作更加困难。并且由于要突出非精英思想就得消化更多的材料,以个人有限精力难免就对某些精英思想家的思想考证不确,论证不详。这样的毛病在整本书中普遍存在,以至于很多老先生认为葛兆光有用一般消解精英之嫌,由是认为这是一部极糟糕的作品。另外,西方学界方法论的引入也带来很多问题,有些理论方法是不能合理的解决中国古代思想中出现的问题的。这么一来难免有鹦鹉学舌,卖巧学乖的嫌疑。

我以为评价一部书的优劣关键在于它的可读性和启发性,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本书带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