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系所中心 >> 楚学研究所 >> 正文

“正明讲坛”第四期纪要

发布者:     [发表时间]:2019-04-21     [来源]:     [浏览次数]:

 


2019年4月18日,“正明讲坛第四期”在科学会堂主楼301会议室举行。讲座主题为“战国《人物御龙帛画》内涵的新解读”,由华中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宋亦箫教授主讲。华中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王洪强老师主持讲座,华中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蔡靖泉教授、黄尚明教授做评议。姚伟钧、顾久幸、王闯等几位老师参与听讲并座谈。参与听会的主要是历史文化学院专门史方向的硕士和博士研究生们。此外,湖北美术学院的吴文文老师、武汉纺织大学李强老师带团的纺织神话课题组成员也慕名而来。

讲座伊始,宋老师说起报告题目的缘起,讲述他在2019年寒假受中国社科院叶舒宪老师的著作《中华文明探源的神话学研究》中轩辕黄帝星座像一个龙车的启发,感觉《人物御龙帛画》中的内容可能有相似之处,于是就有关问题翻阅大量文献和相关材料,在梳理前人观点的基础上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本场讲座主要从《人物御龙帛画》与“湘君乘龙车”神话比较,黄帝乘龙车及世界神话中的土星神乘龙车神话比较,湘君御龙帛画的功用三个部分进行深入探讨。

在第一部分,宋老师向在场师生展示并介绍了《人物御龙帛画》和《人物龙凤图》等出土帛画的基本情况。并梳理了前人关于“人物御龙帛画”的观点,他认为前人研究的各种观点可概为两类:一类认为此帛画是招魂引魂的道具,画中人物是墓主人,龙则是导引墓主人升天的工具;另一类认为帛画中人物是《九歌》中的河伯,是河伯乘龙舟出游图。宋老师认为人物御龙帛画的构图,完全同于《九歌•湘君》中对湘君的描写。例如他们均乘龙车,均驰骋于江湖等水面上,帛画出土地点正是崇奉湘君这个地方神所在的区域等等。而且,屈原的《楚辞》里也描写了其他神灵及他本人或驾或乘飞龙的情节,但河伯虽驰行水上,可交通工具不同于帛画,其他驾龙故事均是遨游于空中,非在水上。综此,此帛画中人物当是湘君,此图描绘的是湘君御龙北征的神话。同时,宋老师从已发掘的几千座楚墓资料中未发现第三例此种帛画,认为帛画葬俗不具有普遍性,否定了将帛画中的人物当做墓主人、帛画功能是招魂或引魂的观点。

第二部分,宋老师将湘君神话置于世界土星神神话中进行比较。他介绍到除了湘君对应《九歌》中的土星神,中国古代的五星神另有一套叫法,即黄帝(土星神)、赤帝(火星神)、青帝(木星神)、黑帝(水星神)、白帝(金星神)。宋老师通过《史记·封禅书》《史记·天官书》《淮南子·天文》等文献论证黄帝作为土星神也有驾飞龙的神话。而世界上最早的土星神驾飞龙神话是西亚开辟神话中关于土星神尼尼伯(狮首鹰身或狮身的动物变形)为创造主时,其屠戮蛇形的原始女怪蒂亚华滋(Tiawath)的神话,安息王朝公元3世纪发现的陶简,简上翼龙负狮像代表了土星神尼尼伯乘翼龙(飞龙)的神话。接着宋老师列举了一系列星座神话图片和例子来说明中外土星神都有驾飞龙的神话形象。在西方,狮子座立于长蛇座上方,构成的“翼龙负狮”形象,而中国古代的轩辕星座和文昌星座是一一对应于西方的狮子座和长蛇座的,轩辕为黄帝,为土星神,文昌帝君的前世是一条大蛇。中国古代的星座神话中,也在相同的星空位置有一组“应龙负熊”(黄帝号有熊)神话形象的异化和变形。宋教授认为这是早期中外文化交流的结果。

第三部分,宋老师由帛画上可悬挂的形制和下葬时的放置的位置说明此画在随葬前并非专为随葬而作。结合同时出土的《帛书十二月神图》和墓主人的身份、个人爱好来推断,此帛画是墓主人生前极喜爱的湘君御龙北征图,生前可能挂于居室。但鉴于湘君拥有湘江地方保护神的地位,他也可能在湘地楚人灵魂信仰的相关活动中充当顶礼膜拜的对象和引魂升天的中介。因墓主人极度喜爱这幅画,他死后便成了随葬品,又因在墓主人生前或充当过引领灵魂的法器,便置于墓中棺椁之间,希望此帛画能继续导引墓主人的灵魂,升入天界。正因此,它也就成了此后一些汉墓帛画引魂升天功能的滥觞。

最后,宋老师对所讲内容进行总结。他认为《人物御龙帛画》可改称《湘君御龙帛画》或《湘君御龙图》,在中国典籍和口传神话中,都有黄帝乘飞龙的神话,而环顾世界,诸多古文明区也都有土星神乘飞龙的神话。因此,驾飞龙当是土星神的标准配制,各古代文明区土星神标配的雷同,当是文化交流的结果。随葬湘君御龙帛画的墓主人,当是一位文化修养较高、对巫术有了解和爱好、熟悉和喜欢地方神话的中下层贵族。但因他生前可能将此幅帛画作为崇奉湘君的膜拜对象和引魂升开的工具,因此这幅画在墓中可能起到了导引墓主人灵魂升天的作用。这成为此后一些汉墓中帛画的引魂升天功能的滥觞。

蔡靖泉老师和黄尚明老师先后高度评价了宋老师所作报告。姚伟钧、顾久幸和王闯老师也就讲座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蔡老师表示,宋教授眼界开阔,打开了大家的视野,由张正明先生提到过地域文化研究的微观、中观、宏观方法和周有光先生说要从世界看中国,联想到宋教授以世界眼光看中国文化,为学术界贡献了一种新观点。但是如果能进一步探讨这些神话巧合是怎样形成的,当时是怎样进行文化交流的,把这些问题说的更透彻的话就更令人信服了。

黄尚明、顾久幸老师均认为,宋老师能把中外文化联系起来,时代契合,眼界开阔,中外联系研究的思路很好,值得大家学习。同时顾老师就讲座提出了自己对中外文化共通性方面的问题。

姚伟钧老师讲道,宋老师视野开阔,搜集了许多的文献和考古材料,运用中外文化比较的方法,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同时他很认同蔡老师的说法,表示做研究要用新方法,这样才能有新突破。同时他寄希望于同学们做出更多新成果。

王闯老师认为,第一,宋老师不仅是就帛画谈帛画,而是把它上升到世界文化交流的层面,并且提供了东西文化交流的证据,这是宋老师所作研究的学术价值和意义。第二,宋老师有很强的学科交叉意识,运用了很多天文学方面的资料,这对许多学历史的朋友是很困难的,给人以启发。

各位老师一致认为,宋老师结合考古学、天文学、中外文化比较等方法,从多个角度对《人物御龙帛画》进行解读,提出了新观点,值得肯定。宋教授视野开阔、材料准备丰富,运用文化比较等方法将《人物御龙帛画》中所表现出的中外文化交流信息呈现给大家,给在座师生带来了一场精彩的学术报告。在提问环节,师生积极互动,对讲座涉及的天文学、中外文化比较等问题进行了更深层次的探讨,宋老师也给予了认真的解答。最后黄尚明老师作总结发言。讲座在大家热烈的掌声中结束。

关闭